10年前的夏天,电影界失去了三个大师。台湾新浪潮重要导演之一的杨德昌、电影界的哲学家英格玛·伯格曼、以及今天要提的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导演米开朗琪罗·安东尼奥尼。那个夏天对影迷是残忍的,2007年7月30日,伯格曼走完他传奇的一生,而安东尼奥尼也开始了云端外的生活,两位大师同一天离去,一个大师时代也在那个夏天结束。时隔十年后,我们依然能从现实世界里和安东尼奥尼电影中的情感疏离找到契合。

在他从影50多年的生涯中,不管数量还是质量对电影史都是浓重的一笔。影片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从戏剧到现实、从情节到无情节,他的电影和他的年龄一般走过将近一个世纪。不同表现形式,最后落脚在对人本身的关注:人与自我、人与他人、以及人与环境的异化和疏离,用独到冷静的视角审视着人物的精神和物质世界。

他用迷雾掩盖镜头后的愁绪,用色彩和意象让很多电影爱好者为之着迷。与伯格曼带着宗教意味不同,也与塔可夫斯基诗性表达不同,安东尼奥尼的影片更加现代化,多是资产阶级中年人的困惑、寂寥和肆意的性挑逗,形式会过时,但情感不变,这正是他的电影在现在看来依旧不过时的原因之一。其作品《红色沙漠》《放大》《扎布里斯基角》横扫欧洲影坛,实现了三大电影节头奖大满贯的记录,并在1995年荣获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电影史家大卫·鲍得威尔说,在安东尼奥尼的电影中,假期、派对、以及艺术的消遣追求,都无法掩饰主角目标与情感的缺乏。同时他也认同安东尼奥尼电影中简约的风格和叙事手法。但也会有很多人对他的电影感到无聊,面对毫无目的的人物、不交代结局的叙事,受到很多质疑和批判,比如:1960年《奇遇》在戛纳电影节上放映时,很多观众提前离场。

英格玛·伯格曼曾说他欣赏一部分安东尼奥尼的电影,比如包括《放大》与《夜》。在安东尼奥尼逝世十年后,我们试图从他的重要作品、电影美学、以及他与中国的情结…一起再次进入和拨开安式电影的迷雾。

米开朗琪罗·安东尼奥尼:大家好!我就是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同国的……安东尼奥尼……我死了10年了,那么,我的片子呢????

我是安阳林州的,这个意大利人当年拍摄了红旗渠修建的视频,有段时间,我们县城的宣传语是“。。。。。。打到安东尼奥尼”囧

这个年代还允许这样肆意任性的表达吗?是这个时代的悲哀,大师已逝。但现在的人说我们不要大师,我只要娱乐。呵呵

标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