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跌幅最大,按季跌5.7%;甲级写字楼租金于第二季下跌3.8%。另外,核心地区的写字楼空置率在一年内升逾一倍,由去年6月的2.2%,升至今年6月的5.5%。

戴维斯指,即使存在资本支出担忧,不少企业仍然选择将写字楼迁出中环,最近有总部位于中环的资产管理公司及证券公司迁往湾仔、铜锣湾及黄竹坑,而中环与所有其他商业区的租金差距已缩小至2017年底的水平。鉴于搬迁的资本支出成本仍然很高,租金差距缩减应将降低迁离核心商业区的吸引力。

报告指,仍鼓励人们采取社交隔离措施,共用办公营运商仍受到疫情的负面影响,因需求疲软,大型共用办公营运商弃租主要商业区,但雷格斯母公司IWG正在扩大规模,承租希慎广场两个遭另一家大型灵活办公空间营运商弃租的楼层。

报告又指,观察到中资科技公司仍在扩张。据报道,阿里巴巴(09988)于时代广场承租多一层,约1.7万尺;而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则签订3年租约,承租时代广场约3000尺楼面;一些大型中资金融机构如招银国际、民生银行及东方金融亦已签约于中环扩大办公空间,与此同时,外国同行则考虑缩减规模。

戴维斯香港副董事总经理及商业楼宇租务部主管刘伟基表示,虽然当前金融服务及相关行业失业率创十年来新高,但看到来自中资科技、金融行业及写字楼空间营运商的需求回升,一定程度上纾缓了写字楼租赁行情。

标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