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医生肯特布兰特利21日出院,旁边为太太Amber。(图:美联社)

基督徒医生肯特.布兰特利 (Dr. Kent Brantly)经过一个月的治疗,终于战胜了伊波拉病毒,得以完全康复,并于21日出院。出院前,布兰特利医生在全国的媒体面前简单发表讲话,指这是奇迹的一天,并见证了神的信实,所以他无论是生或是死,都希望用自己的生命来荣耀祂。

今天的布兰特利医生是一个自由的人,他不再需要困在隔离病房,不用带着口罩,不用穿着保护衣–他活生生地走在全国媒体面前,为主做活生生的见证。他一开口说,“今天是奇迹的一天。我非常高兴我还好好地活着,可以再次与我的家庭团聚。”

接着,布兰特利医生简述了自己染病的经过。他表示,作为一位医疗宣教士,他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会来到这个位置当中。去年十月,他带着妻子Amber和两个孩子一起到利比里亚的ELWA医院展开为期两年的服事。当时,还没有人注意到伊波拉YU情,他们只是回应神的呼召到利比里亚服事当地的人。

今年三月份,他们听说伊波拉YU情爆发,于是开始做准备工作。直到六月份,ELWA医院才接受了第一位伊波拉病人。布兰特利医生说,当时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他的医疗团队一方面悉心照顾每位伊波拉病人,另一方面亦谨慎跟从无国界医生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安全指引来保护自己,以免感染这可怕的病。在六月份至七月份,来到ELWA医院的伊波拉病人人数持续上升。

7月21日,布兰特利医生把妻儿送到机场返美,便独自回到工作岗位,比以前更加投入工作。他把病人转移到一个新建的更大的隔离病房,训练新的同工,与人力资源部配搭安排人手上的需要等。怎料在三天之后(7月23日),他开始病发,并证实感染伊波拉病毒。他形容那一天“他的生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在全国的媒体面前,布兰特利医生接着见证自己在病中如何紧紧的抓住神。他说:“在往后的九天,每天我都躺在病床上,身体越来越不适、越来越弱。我向神祷告,求祂帮助我在疾病中仍然对祂忠心,并且无论我是生或是死,愿我的生命都是荣耀祂的。”

“当时我并不知道,但后来我知道了,从那天开始全世界有数千、数百万人为我祷告,甚至直到如今。我听到了一个又一个故事,这件事如何影响了世界上许多人的生命,包括我的家人、朋友以至于陌生人。你们的祷告、你们的支持我不知道我要说多少次感谢才够。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所事奉的是一位信实的、应允祷告的神。”

布兰特利医生表示,通过善普施(Samaritans Purse)和SIM同工们的照顾、实验性药物、以及埃默里大学医院(Emory University Hospital)医疗团队的资源和专业知识,神救活了他,这也是神应允了无数人的祷告。

虽然他无法记得所有曾经在他病中照顾他的人,但他尽量感谢每一位。不但是在肉体上照顾他的那些医疗人员,他更加感谢的是,善普施和SIM的同工们在他的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候,带着基督的爱和怜悯,给他属灵上的支持。

“你们当中有许多人不但在肉体上服事我,更在属灵上服事我,这是促使我康复的一个重要部分。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和你们为我所做的。我感谢我的家人、朋友和教会的肢体不断在祷告中提升我,为我的医治和康复祷告。请不要停止为利比里亚和西非的人民祷告,并求神速速把这疫病停止。”

布兰特利医生“永远感谢神存留了他的性命”。对他来说,一场大病成为了化妆的祝福,因为全世界从听到有美国医生感染伊波拉病毒开始,才更加关注到西非的伊波拉YU情。他鼓励各界领袖们能够一起竭力终结这场伊波拉疫病。

同时,布兰特利医生透露,另一位染病的宣教同工南希(Nancy Writebol)已在周二低调出院,回家休养。他说,当日看着南希离开隔离病房,南希说“愿荣耀归给神”。他也代表南希感谢所有人的代祷。

虽然布兰特利医生和南希都已经完全康复,连续数天的抽血化验报告证实他们已不再带有传染性,可是他们的身体仍然有点虚弱,需要一段时间休养。

靠着神,布兰特利医生和南希越过了死亡的幽谷。虽然他们在肉体上受害,但他们的信仰却因为患难而变得稳固。通过这个经历,神并给他们机会来在众人面前为祂做美好的见证。布兰特利医生与每位医疗人员和其他同工拥抱、握手和击掌,在众人的掌声和欢呼声中,他离开了隔离病房,确是神荣耀的一个画面。

原文标题《染伊波拉病基督徒医生出院,全美电视上见证神》,编辑时有变动。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标签:

Leave a Reply